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怪異事件

我是一個醫生,在縣城的一家中醫院上班,前幾天老父生日,我趕回家,當然你知道,醫生回家,總是有很多人找,特別是在小地方小有名氣的醫生,我不是在吹噓我的醫術多高超,那天我回家,就沒怎麼落腳,淩晨的時候,突然我家的門又響了,大家不要以為是鬼在敲門,我母親打開門,是隔壁村的王大叔,很急的找我說他老伴肚子痛的在床上打滾,要我趕去看看,你要知道,這樣的情況是沒辦法不去的,我急急忙忙的趕到他家,奇怪的是她的症狀在我剛踏進他家的門的瞬間就消失了,時間到了晚上1點15分,他家卻沒人說要送我回家,當然我是不好要求人家這麼做的,所以也就只好硬著頭皮獨自回家了,真的,雖然我是一個醫生,屍體見了上百個,可我還很怕黑,怕鬼鬼神神的東西。

  我回家的小路要經過一片樹林,路是從林子的中央穿過去的,這片林子很邪門,老聽人說怎麼怎麼可怕,因為林子歷來是埋那些短命的沒資格進組墳的人,當是想到這些的時候真的很怕。

  天完全是黑的,什麼也看不見,我一個人拿著手點筒,埋頭往家趕,樹林裏不是有還沒冬眠的鳥叫和其他動物在路兩邊穿來穿去,冬天還有點風,吹的樹葉沙沙的響,你可以想想當時的情景是怎樣的可怕,手電筒的光一直向著路的前方,就在這個時候,我看到一個穿一身白衣服的女人一動不動的站在路的前面,很長很長的頭髮披在肩上,我以為是我看錯了,定下神看還是,在看時。。。。。沒了,是我太害怕了吧,我當時想,我掐了掐我的合穀穴,再往家趕,奇怪的是我感覺有人在輕輕的拍我的肩,真的,是有的,可我怎麼沒聽到後面的腳步聲呢,如果真的有人的話,我嚇的快步向前走,可以說是跑了,還是有人在拍我的肩,不管了,我猛的回頭,天那,我打叫,一張臉,慘白,毫無表情的臉,是她嗎?我大叫,這張僵屍一般的臉,她的眼珠發白,一動不動的盯著我,一只手舉在半空,我不能動,她說:求求你幫幫我,我的孩子在肚子裏產不出來。

  我能做什麼呢,我機械一般的跟著,她飄著進了樹林,旁邊很多小孩,都是死魚一般的面無表情,她在前面開路,叫那些“人”不要騷擾我。

  我看到她的房子,是房子嗎?一個洞而已,沒有門,向風向雨的開著,屋裏也很簡單,甚至連一張桌子也沒有,而床也只是用幾塊木板架起,我就是在這樣的條件下幫她生出了小孩,胖胖的很可愛的一個小男孩,她說我知道醫生出診是要出診費的,那我沒什麼值錢的東西,這個鐲子還好,你拿去吧。

  我離開了她的小屋,重又回到小路,懵懂的回到家,地二天我把這些事告訴媽媽,媽媽說奇怪了,前幾天王大叔的兒媳死了,因為沒有後嗣是埋在那片樹林的,你不會是見到她了吧,我說她是怎麼死的?媽媽說:是難產死的,當時王大娘正在屋裏打麻將,突然裏屋大叫了一下,牌友說看看去吧,看是要生了,王大娘說早呢,才八個月,別理她,她神經病,經常這樣的,原來王大娘是和她兒媳是歷來不和的,第而天就看到這個可憐的女人死在地上,是難產,王大娘就叫村裏的張二狗把她隨便埋在那片林子裏,那坑還是以前埋過短命鬼的,這張二狗也不是人,拿了錢還做這種事。王大叔看並不下去,就偷偷從家裏拿了幾塊木板墊在兒媳婦的身下。我從媽媽那知道了事情的原尾,可這和我見過的哪個女人有關嗎?天知道。

  父親過完生日那晚我連夜趕去城裏,我爸爸陪著我出門,路上經過那片小樹林的時候我又見到了她,她一路幫我趕走路兩邊的小鬼,出林子的時候我回過身,她就站在我的身後,她說謝謝你,我說不必應該的,我說要求你幫我個幫,如果你還在的話我父母經過這的時候保佑他們一下,她說會的,他們都是好人,我說不管是生是死,別人可以對不起自己,但自己不可以對不起別人,做過壞事的人有天肯定要遭到上天的懲罰,她說是的,所以我並不想去找那寫曾經謀害我的人,我只想養大我的孩子,然後回頭再做個好人,我說真的很好,另外我的這個看完我這帖的朋友也不容易,我寫的不是很好,他卻認真的把它看完,瞭解了你和我們的故事。特別是他看完還回了帖表明同情你的遭遇,那也你要保佑他,保佑他的父母家人快樂幸福健康,好不好,她說我會的,謝謝你的回帖,你是一個好人。願上天保佑你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