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請你記住,在天堂一定要快樂

(壹)
  十點多,我在手提電腦文檔上敲擊出《請你記住,在天堂一定要快樂》的主題。足有個把小時,思維泛白,語言無力,回憶破碎……無法落筆陳述,不由悲從中來。
  我靠在飄窗的牆壁上,閉起眼睛想你。沒有落淚的衝動。並非所有人都知道,落淚亦需要勇氣的。
  我開始有種錯覺,認為這是一個故事,不是一個事故。它的發生根本與你無關。有好幾個日日夜夜,細想這一悲劇,純屬拍戲的臆想,聽從別人口中得知的結局,有點血腥,但完全無傷大雅。戲裏戲外,你是主角,終歸會回到生活中。我仍會看到你。
  可是,一切無非是個人幻覺,構造的花好月圓。驀地驚醒,關於你音容笑貌,蕩然無存。
  痛心了,在得知你已消失於這個世界。
  心疼了,在回憶你的路上。
  (貳)
  六月七日十八時三十分,我特意驅車經過外牆貼著細白色瓷片,一幢二層的小樓房。循目而望,今非昔比。十四年了,時間果真迅疾的毫無防備。落舊的跡像歷經久年如同老人斑那樣自然而然生長出來。這幢小樓眷念多少你我的往事摻雜其中,才會像針一樣刺痛我的眼,隨它而痛,隨它而淚。
  它還是毫不留情的告訴我,它與你的緣份到此輒止。輒止,多麼傷人的一對字眼,它必須斷定你的消失,如風一樣離逝,了無痕跡。茫茫人海,再沒有你的氣息,大千世界,再沒有你影子……三十歲,你與我永遠的告別……
  告別?有嗎?你並沒與我告別,你是用“永別”來代替向我去天堂的路餞行。並且,無聲無息。像突然閃劃的流星,光與速,快得讓人作不出反應,便隕落了。
  (三)
  往事何其心酸,想著,想著,竟然笑了。笑有時並不代表開心,笑中帶淚應是怎麼樣的難過,你已不會知曉。
  佇立風中,看人來車往,靜默的我該如何回想你——你這個令人沉痛的傢伙。
  回憶單單加一場意外,竟然撕裂出鮮血淋漓,任淚落成河都於事無補。那一出血腥的傷痛就局限眼前:如果你不問朋友借來車子,如果你系上安全帶,如果你不把車開得那麼快……這世上,並沒有“如果”的假設,答案得出,精准無比。它不會像電腦的Ctrl+Z鍵可以複位還原。現實就是現實,生的機會每人僅有一次,失去了,決不重來……
  我在微風肆行的黃昏街道仰望你家二樓陽臺。安靜如常。那扇刷著暗紅油漆的門,緊閉了。我知道是你居住的房間。五月初,我還參觀過。它跟你任讀高中時的房間相差一半,寬敞得多。
  無形中我憶起小小的房間,僅放一張紅木小書桌和一張一米五左右尺寸大小的床。書桌被你佈置得整潔雅致,排列一些學過的課本和各類書籍,還有一臺小型唱帶答錄機。謝庭鋒走紅時,我們每天聽著他放蕩不羈的歌聲……那一年,我十七歲,你十九歲。
  物是人非,一切成為過去,你卻成了我的故人。
  一個已亡故的人。
  (肆)
  陽臺上,有幾枝向外飄出的杜鵑,葉子掉落不少。是因主人的疏忽照料,定或植物感性,用頹敗來紀念你的離去?
  知道你已不在,六月,我心,寒若如冰。
  一直以為死亡離我們很遠,當相遇時,想不到如此的近。近的不真,近的可怕,近的無法勇敢面對。
  你還是離我而去了。
  十幾年的情誼,隨你而逝,劃上終結的句號。年輕並不等於長久,年輕只是一個代號,名副其實的代號。存亡與否,它並沒有話事的主權。
  像零九年女友同樣的意外離逝一樣。年輕,貌美。未趕往醫院,便宣告死亡。車禍導致你們的離去,生命的脆弱如塵卑微,感知了,可一切,都遲了。
  好想去你的墳塚看望你,不知地點所在,卻無法“狠”心去打攪你的父母。他們老了,承受不起白頭人送黑頭人的打擊。我的介入,無疑往他們潰爛的傷口撒下一把焦灼的鹹鹽。
  於心不忍,惟有默默悼念。
  離開你的家,一路上,與風絮語,似是要把心裏的話語交於風,傳至你耳畔。喃喃說著,淚流滿面。
  (伍)
  回到冷清的家,洗澡,躺床。
  往事開始一點一點清晰:咱倆的初相識,你打籃球的英姿,你笑起來眼中的異彩,你善良的心腸,你傻乎乎認真的個性……無不映入眼簾,仿如昨天。
  知道你不能回來了,感知的氛圍有絕望在擴散。仿佛兩眼一閉,將與這個世界沒有關聯。昨天還是鮮奔活跳的一個人,今天竟陰陽相隔。下一刻,結局如何,似乎並非我們說怎樣就能怎樣。往往,突如其來之事,顯得如此殘忍。
  (陸)
  我歷來不相信詛咒,卻因由你一語成讖,認證虛浮事實確有存在。一遍又一遍淚讀你用晦暗用絕望的文字在空間泣訴寫下的詩歌:
  《累了,無言無語》
  累了,無言無語
  瘦弱的身軀總是無奈拖著沉重的雙腿
  面對現實生活
  感覺有些害怕
  回首往事,已盡在昨天
  憧憬未來,卻看到只是日落
  我累了,無言無語
  心沒有棲息的地方到哪里都流浪
  好想好想停靠
  心靈的呵護
  靈魂的歸屬
  只有自己看得最真,給的最實
  張開翅膀,無力翱翔
  敞開心窗,慢慢關閉
  給自己一些體貼與關愛
  不要讓心慢慢地腐蝕融化
  身軀的疲憊我可以笑著去面對
  心裏累了,無言無語
  學會成長,卻學會埋藏眼淚
  但是卻掩飾不了沉默
  ……
  前年的五月,不管你內心經歷何等痛苦的煎熬,但你的才情你的生活態度不應如此一直行走在灰色軌跡的路途中。
  (柒)
  還有,那些令人心酸令人灼痛不安的說說,中了盅似的蟄伏你的人生。
  例如你在去年六月QQ的空間裏說:
  “讓我的靈魂在沉默中埋葬,讓我們的愛情在無聲的世界灰飛煙滅。”
  “為什麼你們總是一次又一次衝擊我的生命靈魂?為什麼只有你們的選擇才算是人間的煙火?”
  “我去救人,誰來救我?滿腔壯志卻未能願。”
  “上帝喝醉了,世界變神經了!閻羅王睡覺了,忘記寫上我的名字!”
  “看著身邊的朋友一個個走進婚姻的殿堂,何時輪到我?想想,那是何等撕心裂肺,痛不欲生。也許我只有永遠的等。”
  “被撕了個支離破碎,蜷縮在只有自己的角落裏,獨自輕敲鍵盤。用感傷的文字祭奠著那些沒有墓碑的靈魂。”
  何必如此!疼在父母心,悔在父母心,他們僅你惟一一個兒子,有些愛不能如你所願,並非要沒收你的全世界,沒收你難以分割的愛情。你可曾想?
  《如果,假如有如果》
  假如我不是家中唯一的兒子
  我早已背上自己的行囊
  帶著最後的軀殼到遠方尋找
  尋找靈魂的墓碑
  如果我不是有一份穩定的工作
  我早已離家出走
  我早已在他鄉尋找
  尋找我童年的微笑
  我不懂得如何去生活
  我不懂如何去當人家的兒子
  如果我是這樣的一文不值
  如果我是這樣任意值得你唾棄的話
  那麼,算了,我已經不懂
  如果有一天
  你們再也聽不到我的聲音
  看不到我的身影
  請你們不要難過
  因為我得到真正的生活
  如果有一天
  我離開這個家
  離開這個城市
  離開這個世界
  也請你們不要為我而哭泣
  因為只有我的靈魂不再傷悲
  不再孤單
  ……
  看罷這篇詩歌,想必你當時的心境已在絕望的邊緣遊弋,在死神的國度徘徊。是執意起來的偏拗。世人誰無過,非要用你刺目的鋒芒映射世界,與它抗衡。那是你的父母,辛苦操勞一輩子,節衣縮食供你念了十八年學業的父母親。將近而立之年的你,為何不懂體恤?
  
  (捌)
  你走了,細數應有一個多月的光景吧!你家大門晝夜緊閉,你父母不再露面……這一切,你又怎能得知?
  你預言應驗了,或說你的靈魂早已離去,背棄初衷,背棄父母的恩情,遺剩一具行屍走肉的軀殼在人間……只是,你漠視了我們,以及為你哀痛的心。
  愛情不是生活的全部,愛情只是生活一小部分,如要強加愛情在上活中擔當一個角色,愛情無非只是生活的一種方式。
  假如你活著不曾快樂,那麼,遠去的靈魂,請你務必記住,在天堂一定要快樂。
  聽說天國有階梯,登高望遠之際,希望你的笑容絢爛,快樂明朗。
  
  注:悼念一位在2012年5月21日晚上因車禍去逝的同學兼摯友,有些痛心的話語不能向誰訴說言明,惟有用書寫言出這份思念——思念我們相識一場,一起有過的歡笑,一起有過的往事,一起有過的無話不談……
返回列表